韩愈说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,指的是谁?


       韩愈是唐宋八大家之首, 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导者。他的文章一改魏晋六朝骈散之风, 古拙雄壮仓劲有力, 苏轼点评韩愈的文章是“文起八代之衰”。韩愈为什么会对燕赵之士有如此高的点评呢?韩愈字退之, 号昌黎。昌黎便是今天的河北省秦皇岛市, 韩愈本籍河北, 因而对燕赵大地有了天然的亲切感。
       笔者认为, 韩愈笔下的燕赵之地应该包含两层意义。第一层是特指, 即指战国时期产生在赵国、燕国的英豪故事。第二层是广义的, 即从战国时期到韩愈所在的唐中晚期, 长达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在古燕国、古赵国土地上产生的英豪人物和业绩。确实如韩愈所言, 古往今来, 幽燕区域呈现过许多英豪豪侠。古书里说燕地“民尚时令”, “人道多宽厚”;又说幽燕之民“耐劳累”。高度肯定了燕赵之民重时令, 讲信义的特色和质朴宽厚, 勤劳勇敢的民俗。战国时赵武灵王雄才大略、胡服骑射终成一代霸主;赵国文有蔺相如、毛遂出使四方雄辩滔滔, 武有廉颇、李牧抵抗暴秦征战疆场。燕昭王、太子丹目光如炬、慧眼识人, 荆轲、高渐离谋刺秦王舍生忘死。东汉末年张飞、赵云武勇绝伦, 声称万人敌。张飞暴喝长坂、义释严颜;赵云良禽择木, 血染疆场,

千年之后犹心旷神往。田丰、沮授谋略深远、侍主忠实;东晋时祖逖、刘琨发愤图强、中流击楫;唐代魏征直言敢谏、颜真卿舍生忘死……韩愈所在的年代, 正逢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。千百年来, 一贯被华夏王朝视为屏障的燕赵大地居然成了战役策源地。唐玄宗轻信安禄山, 使其掌握河北三镇兵权, 全国精锐对折集中于安禄山之手, 安史之乱由此迸发。危殆时间,

英豪辈出。
       两位大将郭子仪、李光弼走上历史舞台。这两位一位是河东人(今山西太原)、一位是柳城人(今辽宁向阳), 战端一开郭李二将现已在常山、嘉山连克叛军, 堵截叛军后路, 简直直捣安禄山老巢范阳, 眼看安史之乱在第一年就要被消除。唐玄宗却相信毁谤, 强令哥舒翰出潼关导致大北, 长安沦亡, 战役才继续了八年之久。
       到了韩愈出世之时, 安史之乱现已完毕四年, 想必他对平定这场战乱的郭李二将有着深深的慕名。燕赵之地出好汉, 概莫如斯。燕赵之地民俗质朴, 豪气冲天的气质反映在文学艺术上, 便是大方悲歌、凄凉豪放。两千多年前的《易水歌》:风萧萧兮易水寒, 勇士一去兮不复还!荆轲大方豪放的气魄栩栩如生, 明知出路艰险, 却又义无反顾, 多么雄壮悲惨!再如骆宾王《于易水送人》:此地别燕丹, 勇士发冲冠。        昔时人已没, 今天水犹寒。短短二十个字, 既有咏史又有送行, 表达了作者对英豪的无限敬慕, 也抒发了自己生不逢时的无限慨叹。再如陈子昂《登幽州台歌》:前不见古人, 后不见来者。念六合之悠悠, 独怆但是涕下!诗人登台望远, 高高在上, 表达了作者大材小用知音难觅的伤感之情。燕赵之地, 自古兵家必争。北有燕山艰险, 西倚太行高耸, 东临大海, 地形之雄, 甲于全国。《隋书·地舆志》点评到:悲歌大方, 俗重气侠, 自古言勇敢者, 皆出幽燕。燕赵自古多大方悲歌之士, 韩愈对这片土地充满了酷爱。在他看来, 这些在太行山下、易水河滨长大的中华儿女, 秉承了祖先豪放刚烈, 崇武尚义的风骨, 从战国起虽经历代变迁犹未消灭。而韩愈自己, 不也正是燕赵好汉的优异代表吗?他从三次科举不中, 到从祀孔庙, 谥号“韩文公”。从三次被贬到官至吏部侍郎, 一次次奋起、一次次逆袭, 不正是燕赵儿女百折不挠、永不言败的描写吗?藩镇作乱, 韩愈挺身而出“衔命山东抚乱师, 日驰三百自嫌迟”, 皇帝信佛他上疏对立被贬潮州“一封朝奏九重天, 夕贬潮州路八千”。宋人张载有言, 圣人者“为六合立心, 为生民立命, 为往圣继绝学, 为万世开和平”。能当此赞誉者, 中华民族历史上亦不过寥寥数人罢了, 但韩愈必在其列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目已做标记*